?
快捷搜索:  as

dnf2019五一套称号:新聞調查丨洱??駝懷糧÷?/h1>

dnf冰龙巨剑 www.gdyjj.icu 大理市地處云南省西北部,東臨形似耳朵的高原湖泊洱海,西倚巍峨雄奇的蒼山十九峰,坐擁“風花雪月”的美景。在洱海邊開一間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的客棧,一度成為許多都市人追求詩與遠方的選擇。與千篇一律的大酒店不同,這些小而美的海景客棧傾注了主人更多的感情,充滿人情味。驢友們的分享和傳播讓它們聲名日盛,一時游客熙攘。

然而如今,洱海邊曾經熱鬧的客棧都貼上了封條。日期顯示,它們停業于2017年4月,至今已一年有余。這些客棧為什么要停業?封條背后,有哪些曲折的歷程?關停一年之后,客棧又將何去何從?今年六月,《新聞調查》來到大理進行調查。

法律專業出身的他,謹慎地不敢越紅線半步

在大理鎮才村的MTB客棧,“新年快樂”的貼紙顏色還未褪去,就被“?;ざ?,自行停業”的封條搶了眼球。六年前,在昆明國企工作的賀雙全來到大理鎮的才村,將村里一棟民居改造后,創辦了這家騎行主題客棧。

決定到大理投資建客棧以后,法律專業出身的賀雙全,開始翻閱法律條文,試圖從中找尋經營的合法性。賀雙全說,國家在高原湖泊、農村的宅基地的問題上,有一些法律的紅線是不能觸碰的。所以他通過收費軟件,就是查了相關聯的水資源?;し?,和大理本地的洱海?;ぬ趵?、海西?;ぬ趵?,做了綜合參照?!拔壹塹迷?00米以內,建筑物的這一塊是不允許的?!蔽斯姹蕓贍艽嬖詰木縵?,賀雙全把客棧的地址選在了距離1966界樁二百多米的地方。

然而事實證明,來自法律條文的安全感,并未發揮預想的作用。去年3月31日,大理市政府發布3號公告稱:洱海周邊和入湖河道沿岸餐館、客棧在4月10號之前一律自行暫行停業,接受核查。賀雙全的客棧距洱海邊二百多米,但是劃定核心區范圍的紅線,穿過了他所在的才村。按照通告的要求,紅線經過的自然村里所有餐飲客棧也在整治范圍內。盡管謹慎地不敢越紅線半步,他的客棧依然沒有躲過關停的命運。

十天之后,賀雙全的客棧里貼上了“?;ざ?,自行停業”的封條。這次整治涉及2498家客棧和餐飲經營戶,其中客棧有1900多家,這份公告被稱為壯士斷腕、史上最嚴整治令。

積極處理污水,卻終因污水而關停

事實上,在2017年3月關停之前,客棧經營者們追求“詩與遠方”的路并不順利。

孫明敏是喜洲鎮桃源村蝶海月客棧的投資人,2014年客棧建設時,她曾專門去鎮上詢問排污如何處理。喜洲鎮為她提供了一份圖紙,要求她按要求修建五級化糞池,污水經化糞池處理后直排洱海。盡管這樣的排污方式得到了環保部門的允許,但孫明敏仍覺得心里不踏實。她自掏腰包,修建提升管,將客棧污水接入村級污水處理系統,不再排入洱海。

兩年后,到了2016年低,由于村級污水處理站能力有限,大理市對洱海邊客棧的排污有了新要求:客棧的污水管必須移出村里的管網,自建污水處理系統,經過處理的水要達到一級A標排放標準,才能再接回村管網。為此,孫明敏又掏了幾十萬元,重修污水處理設備。

然而,這些新修好的污水處理設備僅僅運行了三個多月,2017年3月底,3號公告發布,蝶海月和其他1900家客棧一起遭遇停業。

3號公告中明確說明,商戶停業是為了“切實減輕洱海入湖污染負荷、促進洱海水質穩定改善”。

依據中國環境科學院在2016年所做的調查,洱海入湖污染中,畜禽養殖污染負荷總量20%;農業面源污染占污染負荷的22%;農村生活污染占到18%,城鎮生活污染源包括服務業占比19%;其中環湖客棧、餐飲占比8%。從數字看客棧餐飲雖然占比不高,但據大理市環保局黨委書記彭中介紹,來自客棧餐飲的污染增速很快。

有數據顯示,在客棧數量暴增的同時,大理州接待游客的數量也從2011年的1545萬人次飆升至2016年的3859萬人次。大理的地勢是西高東低,從來都是順勢排污,這讓洱海的環境承載量接近極限,搶救洱海,迫在眉睫。

走訪中唯一證照齊全的客棧,是怎么辦到的?

除了排污要求的反復變化,辦證難也是困擾經營者的難題。很多客棧主告訴我們,在開辦客棧的過程中,遭遇的最大難題是辦證。按照要求,客棧需要辦齊七個證照:準建、土地規劃、營業執照、衛生、排污、消防、特種行業。

在《新聞調查》走訪的客棧中,只有歸心客棧一家證照齊全??駝淮詞既俗G克?,政府辦證窗口不定期開放,為此,自己用了個笨辦法,專門安排一位同事,每天堅持給政府部門打電話,詢問當天是否可以辦證。即便如此,仍錯過了幾次窗口期:“早上說可以的,我們就上午準備資料,吃過中飯以后送過去人家就說不收了?!?/p>

據了解,洱海周邊的客棧辦證難的原因十分多樣,有時是工商和稅務之間關于營業執照和稅務登記證孰先孰后不一致,有時是消防辦證權限下放到鎮派出所后,派出所表示不知該怎么辦,有的是因為允許辦證的時間太短。此外,大理在2016年4月全面停辦了排污證,2016年8月又因整頓旅游市場,停止了任何客棧相關證照的辦理。但是證照不全并不影響客棧的正常經營,過去一年停業的1900家客棧中,只有111家證照齊全。在此之前,缺照經營是環洱??駝恢械某L?。

大理市領導第一次面對鏡頭反思洱海治理的得失

面對客棧經營者們關于治污要求和辦證困難的質疑,大理市委書記高志宏承認,在客棧的發展過程中,規劃和審批存在滯后的問題,突然發現雨后春筍般冒出了很多,就覺得難以承受。這種快速發展,是管控不力的結果,沒有嚴格地按照規范和條例執行,政府負有責任。這是大理市領導第一次面對電視鏡頭反思洱海治理的得失。但他也認為,政策的反復與變化,是洱海水質變化速度過快所致,一旦洱海水生態破壞,難以修復,必須采取斷腕式治污。

今年5月30號,大理市政府公布了《洱海生態環境?;ぁ叭摺被ǚ槳浮?,在洱海周圍劃設“三線”:“藍線”是根據界碑確立的湖區界線;由藍線向陸地外延15米是綠線,為湖濱帶界線;藍線外延100米則為紅線,為水生態?;で縵?。

按照方案,藍線與綠線之間這15米內的所有建筑將被清退,而大量的海景客棧就處于15米以內,一些客棧經營者開始質疑三線的劃定沒有聽取客棧業的意見。

遠海景客棧的副經理陳剛說,去年7月大理市政府曾經召開過三線劃定聽證會,但事后他將聽證會記錄從網上下載下來閱讀時,發現12位列席的聽證代表,均為當地行政組織的領導,沒有人能代表客棧的意見。

洱管局副局長石磊認為,之所以這樣選定人員,是因為三線劃定對客棧來說不是意義很大。因為客棧主只是個經營者,而不是長期居民。這讓一些客棧經營者難以接受——他們曾被當作貴賓被大理市各級政府招商引資而來,如今,三線將他們投資的客棧劃進了騰退拆遷范圍,意見卻沒有渠道進行表達和探討。

多年前,大理市就已經將旅游作為支柱產業加以扶持。但人們發現,綠色產業旅游也可以成為洱海新的污染源之一。面對這次搶救洱海的整治,他們不僅希望看到,經過治理的洱海水透明了;還希望看到,治污的規劃、程序、方式同樣也是透明的。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?